比特币现金BCC

牛市来了,币价涨了,比特国内又要上市了

矿业 2021-07-18 00:0260www.fi3df4m.com未知

熊市蛰伏,等待牛市

在经历IPO申请失效、初次上市折戟的至暗时刻后,比特国内开始蛰伏、低调做事。

在数字货币行情迎来复苏、陆续进入丰水期的行业背景下,作为数字货币产业链上游的比特国内,也陆续传来好消息。

今年4月,比特国内推出第二代7nm矿机S17,这款矿机一经上线,便在5分钟之内被抢购一空。此时,早早为丰水期做筹备的BTC矿工,开始摩拳擦掌,购买新矿机、筹措准备新矿场、部署新算力,在“全网算力超越30%的矿机将被运往水电区,整装待发”的大背景下,也带火了新/二手矿机业务。

有数据显示,从今年4月份开始,二手矿机价格轮番上涨。其中,蚂蚁矿机Z11涨了8000元(涨幅47%),神马矿机M3、蚂蚁矿机T9+等老型号矿机相继宣布售罄,嘉楠耘智、神马矿机等主要矿机厂家的新代矿机订单,甚至排到了十月份。

“仿佛回到了2017年下半年,当时矿机的市场需要量是提供量的三倍。”是嘉楠耘智全球销售和推广负责人Steven Mosher表示。

今日,31QU查询比特国内官方网站时发现,比特国内的多款矿机,除去S9 Hydro,包括S9、S17在内的多款矿机,均告售罄。

旗下有矿池业务的比特国内,同样为备战丰水期做足了筹备。

据Coindesk此前的报道,比特国内提前筹备了价值8000万~1亿USD(约合5.3~6.7亿元)的矿机,要在国内西南部省份(包括四川和云南)部署20万台采矿设施,以借助夏天丰水期的便宜水电开挖BTC。

除去卖矿机、备战丰水期,作为比特国内主要策略方向的人工智能芯片,也传来新消息。

5月7日,比特国内、福建算域、明略科技集团三方达成合作,围绕AI、云数据等范围,在城市大脑、智慧城市等人工智能应用场景进行合作。同月19日,比特国内还与北京海淀区签署了合作意愿书,加速算力芯片技术在多范围的落地应用。

另一方面,今年6月,比特国内旗下的蚂蚁矿池AntPool,推出新的平台AntPool Labs,开启小币种挖矿新模式。

种种迹象表明,今年4月之后的比特国内,好像正在“回血”,也为第三冲击IPO做好了筹备。

上次申请还是在10个月前

“大家的这一轮IPO申请将于日前失效。”在今年3月26日流传的内部信上,比特国内委婉宣布了初次IPO失败。

比特国内初次IPO申请在2018年9月24日,当时,比特国内向港交所递交一份长达438页的招股书。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比特国内总收入高达28.45亿USD,毛利达到10.3亿USD,净收益为7.43亿USD。

其中,招股书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以2017年收入计算,比特国内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和全球前十大无圆晶厂芯片设计公司,全球第四大无圆晶厂ASIC芯片设计公司,与全球第一的基于ASIC的数字货币矿机公司,其市场份额为74.5%。

这是外面首次掀开这匹“黑马”的面纱。

但,强如比特国内,赴港IPO的道路也异常艰难。这份招股书甫一发出,就遭受了业内外的质疑。

华尔街券商Rosenblatt报告指出,在数字货币熊市的背景下,比特国内营收过于依靠矿机业务的状况,能否撑起近300亿USD的估值,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看法觉得,比特国内没必要在此时宣布上市,它是由于其他两家上市消息传出后,被舆论裹挟不能已的举措。

外面舆论不断发酵,圈内、圈外也对比特国内上市存疑。

特别是在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先后折戟的状况下,大家常见对比特国内的招股书不抱有信心。

作为三大矿机厂家的亿邦国际分别在2018年6月、12月连续两次冲击IPO,均告失败。矿机巨头嘉楠耘智分别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三次遭遇滑铁卢。

对比特国内上市悲观的论调,一直持续到2019年1月底。

当时,正在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平台的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发表看法称:“拟上市公司给资金投入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适不适合上市?譬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忽然说以后要做B业务,但还没任何营业额。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感觉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是李小加对矿机企业赴港IPO的最后结论。

尽管李小加没直接点名比特国内,但外面觉得,潜台词就是,比特国内不满足上市适应性。

更糟糕的是,除去主要矿机业务遭到重创,比特国内还在去年年底陷入了比特币现金分叉大战中。

此前,一份网传的来自IDG的内部资金投入报告显示,比特国内将公司现金中的15亿美金全部换为比特币现金,再加上此前比特国内持有些BTC,二者占了其持有数字货币资产的比重超越85%。

换言之,比特国内和比特币现金紧密绑定。

而分叉大战,让比特币现金的价格从最高点2500USD跌落至80USD,跌幅超越97%,同期,BTC也跌落至3000USD左右。BTC和比特币现金的接连缩水,让比特国内加密货币缩水近35亿人民币,与其招股书显示财务数据相比,缩水了超越60%以上。

在2018年底的寒冬下,数字货币范围掀起一阵裁员狂潮,接连遭受重创的比特国内,也未能从中幸免。

据了解,比特国内此次裁员涉及到包括区块链、AI、芯片等多条业务线,人工智能业务也赫然行列。此次裁员中,矿机业务裁员比率为30%,主导比特币现金技术研发的哥白尼团队被全部放弃。人工智能业务裁员比率则达到50%。裁员之后,比特国内的职员总数由原先3000多人缩减至1000多人。

折戟港交所的比特国内第三传出IPO消息。

6月22日,据彭博社报道,数字货币矿机巨头比特国内(Bitmain)计划在美国进行初次公开募资,时间就在今年7月。

比特国内此次的目的,是筹集3至5亿USD的资金。不过这个数字并未完全确定,而此前比特国内在香港交易平台的目的,是筹集高达30亿USD的资金。

不只把目的额度放低,比特国内也为此次IPO做了充分筹备工作。

7月4日,据界面消息,比特国内已经在6月底完成了一轮大范围的职员期权合同签约,“几乎是全员持股”。

新的IPO战斗马上打响,比特国内大赏三军。这个消息,一定量消减了此前比特国内大规模裁员的负面影响。

但更好的消息是,在BTC价格破万的影响下,数字货币市场已经出现牛市的迹象,不只带动与比特国内息息有关的比特币现金价格翻倍,市场对矿机的需要也大幅提高。

据31QU统计,在去年经历赴港IPO失败、算力大战与整个数字货币熊市影响后,比特币现金价格跌至79USD。现在,比特币现金价格超越400美金,市值名列第5名。

除此之外,在比特国内官方网站上,除去蚂蚁矿机S9 Hydro,其他矿机全部显示“售罄”。

尽管比特国内一直尝试转型人工智能,主导此次赴美上市的比特国内董事长詹克团也更偏好人工智能芯片,但比特国内公司市值高低、IPO成功与否,还是与比特币现金和整个数字货币市场息息有关。

决定比特国内运势的是币价

让大家再来回顾一下比特国内的几个要紧节点。

比特国内崛起于2016年BTC上涨的时期,鼎盛于2017年末、2018年初的大牛市。

而其上市计划失败与大规模裁员则来自于2018年以来的熊市。

时间到了2019年4月,包括BTC、比特币现金在内的数字货币市场回暖,比特国内也重整旗鼓,筹备赴美上市。

不难发现,比特国内的进步历程和币价走势几乎如出一辙。

过去的难兄难弟,同样上市失败的嘉楠耘智,旗下矿机品牌阿瓦隆的销售总监陈锋曾表示:“香港资本市场,更关注的是‘持续的盈利能力’,大家这个行业受市场行情波动影响太大了。”

的确,在比特国内的历史收入构成中,矿机销售一直是支柱:2017年占比达到92.1%,2018年Q1进一步提高,达到96.5%,而自营挖矿、算力巢、矿池管理,仅占极小一部分。

而矿机的盈亏与否,与币价紧密相连。

可能詹克团和吴忌寒意识到了这一点,早在2015年的时候,比特国内就开始了我们的转型的道路。

当年11月,比特国内发布了首款人工智能芯片Sophon(算丰),并宣布调整策略方向:全力转向AI。当时,吴忌寒自信满满地说道:“将来5年内比特国内40%的收入以后自人工智能芯片”。

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计划。

矿商企业转型发展人工智能新战场是势必的,但比特国内作为后来者,前有英伟达、AMD、高通、英特尔等大哥,后有寒武纪芯片等初创企业,到旷视、依图等以算法起家的人工智能企业,比特国内在人工智能芯片战场上同样要面对挑战。

除此之外,传统网络巨头BAT之一的百度也早在几年前便立志要大力进步人工智能行业,以至于在今年7月4日举办的百度人工智能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被泼了冷水,也没减弱百度人工智能进步的决心。

但这么长期过去,大家对百度的概念仍然还是一个搜索引擎,而并没把百度和人工智能视为一体。

比特国内也面临如此的尴尬处境,虽然比特国内的业务涵盖了矿机、人工智能、矿池等等业务,大家依旧把比特国内看做是一家矿机公司。

2019年4月,数字货币渐渐回暖,走出熊市。BTC也回到了久违的10000USD以上,比特币现金又涨回了400USD。

借着这股东风,比特国内又第三向IPO发起了挑战。

能否成功?大家没办法预测,但不断上涨的数字货币价格,可能可以帮比特国内达成这个梦想。

只须BTC价格不断上涨,矿工不离场,散户也开始涌入,比特国内的上市的道路也会更顺畅,不然,比特国内大概会第三遭遇滑铁卢。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假如这次比特国内上市成功,假如再遭遇币价下跌,它能否承受严苛的美股监管重压,而不会仓皇出逃。

比裁员更紧急的,还有换将。

此前,比特国内一直是吴忌寒和詹克团双领导并行制。对于“双CEO”机制,业内并不看好,而关于两人要“分家”的传说,也一直流传。

传说在3月26日得到了证实,当时,比特国内发内部信宣布组织构造调整,由王海超担任公司CEO,而詹克团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吴忌寒则继续担任公司董事。

今年6月份,吴忌寒宣布将于7月底推出新的初创公司Matrix,旨在提供数字货币场外买卖服务与资产管理。有趣的是,传说称比特国内将是Matrix最大顾客,而Matrix也被外面视为比特国内内部孵化的产物。

IPO失败对比特国内来讲,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但事实上,与上市失败后低调的比特国内不同,过去的比特国内,开放、包容、壮怀激烈。

比特国内由吴忌寒和詹克团于2013年创立。在此之前,吴忌寒是一个私募股权基金经理,在北京大学学习经济学和心理学。

当时,中国科学院毕业的詹克团正试图为一家允许用户通过机顶盒将电视节目流式传输到计算机的初创公司筹筹资金。

2013年11月,对BTC和比特国内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这期间,很多来自中国的资金将BTC价格推到1100USD巅峰;同样也在这个月,比特国内推出了第一代矿机——蚂蚁矿机(AntMiner)S1。

不过,正筹备一飞冲天的比特国内在2014年,也经历了一段困难时期,当时发生了臭名昭著的Mt.Gox破产事件,整个加密市场陷入崩溃。当BTC的价格在第二年第三攀升时,状况最后稳定下来。伴随时间推移,到2016年末新一轮加密热潮开始时,比特国内才迎来了真的的起飞。

数字货币寒冬,让不少早期的区块链项目尽数胎死腹中,另一方面,也收获了比特国内。

当时,比特国内看按时机,凭着批量挖矿的低本钱和不断扩张的体量,依然坚持进行矿机研发和矿池、矿场的建设。

万事俱备,只等一个东风。这个东风,就是BTC及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回暖。

2016年年中,BTC价格开始企稳回升,从年初的300USD左右,一跃涨到了年底的近1000USD。

币价上涨让矿机回本周期缩短,也第三激起了矿工挖矿的欲望。第三回归的矿工惊奇发现,矿机市场上几乎只剩下比特国内的蚂蚁矿机。据比特国内招股书披露,当时比特国内矿机市场份额为74.5%。

同年,比特国内推出第九代蚂蚁矿机S9,凭着不俗的算力、靠谱的性能、低廉的价格,遭到广大矿工喜爱,以致于三年后的今天,S9矿机依旧是比特国内销售量最好的商品,矿场中依旧有很多S9矿机在轰鸣运转。

正是凭着该矿机,比特国内飞速奠定了在挖矿市场上的“霸主”地位,市场占有率达70%-80%。

凭着着BTC的东风,比特国内从名不见惊传的小喽啰,摇身一变,成为了整个数字货币圈子掷地有声的话事人。

志得意满的比特国内,迎来了我们的高光时刻,直到它第三遇见了熊市。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上一篇:BTC挖矿收入破纪录,达140亿USD 下一篇:没有了

比特币现金BCC-BCC今日价格_比特币现金最新消息_BCC行情走势图_比特币现金交易平台 Copyright © 2002-2021 比特币现金BCC (http://www.jlzxjy.com)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备案号